您的位置: 大理信息网 > 时尚

河北昌黎等地被曝喂羊瘦肉精已多年羊销往各

发布时间:2019-10-09 21:40:11

  河北昌黎等地被曝喂羊瘦肉精已多年 羊销往各地

  处方药盐酸克仑特罗片,俗称瘦肉精。

  河北“瘦肉精羊”调查

  昌黎、卢龙等地养殖户给羊喂瘦肉精已多年,羊销往各地;当地严打整治

  若不出意外,河北昌黎县西刁坨村村民韩立荣家养的220只育肥羊苗两个月就可出栏,会有一两万元的收入。

  今年2月,韩立荣发现,有15只羊“不好好吃草,长得瘦”。

  就在这个时期,一辆白色面包车出现在她家门前。一名男子手提塑料袋,里面装有20袋白色药片,每袋100片。

  之后,韩立荣家的羊吃上了“能吃草、上膘快”的“对症良药”。

  3月22日,昌黎县畜牧局人员对韩立荣家的羊抽检,显示阳性。

  面对检测结果,韩立荣承认,买的药片是盐酸克仑特罗,俗称“瘦肉精”。吃了这种药,对羊的重量影响不大,但能多产出瘦肉。瘦羊肉值钱,肥肉则非常廉价。

  但瘦肉精会有残留。根据媒体报道,人体摄入一定量瘦肉精残留物,会出现心慌、头痛、呕吐等症状。长期食用或可诱发心脏疾病,严重者甚至可致死亡。其中,盐酸克仑特罗作为第一代瘦肉精产品,毒性很大,在动物内脏残留多。

  7月29日,因“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韩立荣被判刑5年,罚金7万元。5年是该刑期的上限。

  韩立荣的丈夫姬庚亮称自己一直在打工,对此不知情。不过他同时又说有些想不通,为什么判得这么重。2009年,他也曾给羊喂“瘦肉精”,被查到后只是罚了几千元。

  韩立荣之所以没丈夫“幸运”,是因赶上“严打”。

  今年3月双汇“瘦肉精”事件后,河北和全国其他地区一样,开始了为期一年的逐项治理行动。河北省政法系统则要求对涉及食品安全案“从快从重”处理。

  在河北昌黎、卢龙县调查发现,当地农民给羊等动物喂食瘦肉精已有多年,面积非常广泛。

  卖药人主动上门

  卖药人能知道谁家养了羊,也能判断那个老客户家缺药了,他们会主动上门

  韩立荣始终没能说出卖药人是谁。

  她只说卖药人是卢龙县口音。在一份材料中,韩立荣称,这些瘦肉精就是从卢龙县购得的。

  资料显示,昌黎县警方曾根据韩立荣所说的线索前往卢龙走访,未果。而畜牧局未在韩立荣家找到那种白色小药片,追查瘦肉精的线索就此中断。

  在当地养羊户中,开面包车的卖药人并不神秘,还曾是养殖户的熟客。他们卖瘦肉精的事也不是什么秘密。

  昌黎县西张村是较大规模的养羊村,全村一百多户村民,多数家庭都有羊圈,多是一两百只羊的家庭式养殖。

  按照村民张民的讲述,卖药人经常开着面包车主动上门,拎着袋子直接问养羊户买不买瘦肉精。1包100片,售价两块钱。不买,扭头出门,不会多说一句话。

  卖药人和养殖户一般没有联系,不过卖药人能知道谁家养了羊,也能判断那个老客户家缺药了。

  “不用你找,他们自然会上门。”张民说,他曾记下了几个卖药人的号,等打购买时,发现都成了空号。张民从未听对方说过来自那里,他也是从口音判断对方来自卢龙县。

  韩立荣案发后,卖药人便消失了。

  韩立荣和张民提到的卢龙县,是秦皇岛市的一个县,与昌黎县相邻。

  卢龙是养殖大县,其中下辖的蛤泊乡是肉羊集中区。每天都会有河北香河、江苏、上海、河南等地的收羊车聚集。

  8月初,在卢龙当地,肉羊的收购价格已涨到每斤10.5元上下,比去年高出近1元。

  综合媒体报道,今年年初以来,内蒙古、新疆的羊肉供应明显减少,出现了羊肉企业及经销商到养殖源头抢购羊只的现象。河北位列其中。

  根据目前的统计,瘦肉精包括盐酸克仑特罗、莱克多巴胺、沙丁胺醇等十多个品种。不过在卢龙当地人口中,盐酸克仑特罗片几乎是瘦肉精的代称。

  调查显示,养殖户投放瘦肉精,在昌黎县和卢龙县已不是秘密。

  给羊喂食瘦肉精的河北农民韩立荣,7月29日被判刑5年。

  调查发现,在韩所在的昌黎县及相邻的卢龙县,养殖户给羊、牛等喂食瘦肉精的现象并不罕见。这里的羊销往河南、江苏、上海等地。

  有养羊户称,没喂瘦肉精的羊卖不出去。瘦肉精已让收购者、经纪人、农户及瘦肉精生产商和药贩子,形成链条,相互“绑架”。

  韩立荣案处于河北打击瘦肉精专项行动的风口浪尖。有农民称严打让村民不敢再“喂药”。也有村民说“风声”减弱后,部分农户已恢复喂食。

  当地基层执法部门则在思考,严打之外如何让监管起到长效作用。

  公开的秘密

  养殖户能从经纪人口中探到风声,什么时候管得松,什么时候风声紧了要停药

  对于卢龙县蛤泊乡的养羊户孙国忠而言,喂瘦肉精,每斤羊可多卖一两毛钱。100多只羊,可多获利约2000元。

  孙国忠是五六年前知道瘦肉精的。他听说原本是一种人吃的药,用来治哮喘,叫咳喘素。而猪吃了,能多长瘦肉。后来养羊户也开始喂这种药。

  他说那时买药并不难,任何一个药店都能买到,也没人查。一来二去,“几乎没有不喂药的”。

  也有人将这种药直接放在饲料中。

  在卢龙县李贯各庄,一位养羊户自称,他家的饲料是由附近一家饲料厂供货,“想要加什么,多少钱的,打个就送”。

  8月7日,附近一处饲料加工点工作人员称,他们属于来料加工型,不负责提供原料。“愿意加什么是你的事”。

  一名正在加工饲料的养牛户说,以前有人喂瘦肉精时,只需要拿来药片粉碎到草料里。他还指引看以前那个药店可以买到这种药。

  孙国忠说,最近几年,这种药片药店里不好买到了。药贩子、收羊人、经纪人开始兼做卖瘦肉精的生意。

  不仅如此,孙国忠他们还能从经纪人口中探到风声,什么时候管得松,什么时候风声紧,要停药。

  经纪人是养羊户和收羊人之间的重要环节。对于养羊户而言,经纪人是他们必须信任和依靠的人。他们掌握着肉羊的行情,甚至能决定养殖户赚钱的多少。遇到什么问题,经纪人有时能出面摆平,包括“上面要来查”的消息,也多是经纪人透出来的。

  8月5日,蛤泊当地经纪人顾小曾说,集中喂几天药,羊出栏前5天停药,再喂有利尿作用的葡萄糖,尿检便会正常。

  孙国忠说,他的药至今仍从本村经纪人手里购买。

  养羊户孙田称,包装好、有商标的药,多写着来自上海或湖北。也有没有商标的散装药片,也有成袋的原粉。除此,还有专门的药贩子,也就是卖药给韩立荣的人。

  他们说,现在的药也有劣质品,一只羊出栏前要喂几百片药。“原先药店买的,一只羊一天喂10片就管用,现在要50片”。

  孙国忠感叹,做药的人也不讲信誉。

  8月5日,卢龙县蛤泊乡的乡村公路上,一农户赶着羊群回家。本报 孟祥超 摄

  地下工厂产瘦肉精?

  包装袋上的厂家称,可以确定被仿冒。有村民称,当地有地下工厂产瘦肉精

  8月7日,再三考虑之后,孙国忠从饲料库翻出一袋千粒装的盐酸克仑特罗片。知道严打之后,他没敢给羊喂药。这是喂上一栏羊剩下的。

  这个包装袋上标明生产厂家“上海全宇生物科技遂平制药有限公司”,生产日期2010年3月。有商标、批号。

  按包装上的,找到了该公司销售部门。一名负责人称,该公司早在2009年九十月份,就已不再生产盐酸克仑特罗,也不再销售。

  该公司另一负责人称,按照国家规定,此种兴奋剂类药品的销售、流向,每一笔都须登记。他们可以确定这袋药是仿冒的。并称,此前也曾接到冒用其商标的线索,他们曾前往天津举报,“听说人抓起来了,但后来不了了之”。

  孙田说,虽然药上写着来自上海、湖北,但他并不相信大批量的药能长途运到河北。他说他使用的瘦肉精来自地下药厂。

  “至少原粉是当地产的。”孙田曾经打过包装袋上的,是空号。包装上的厂址和名称,一概查不到。他听当地一些卖瘦肉精的经纪人说,这些药就是当地产的,不过经纪人也不知道地下工厂在那。

  经纪人顾小曾说,在当地曾有过一个生产瘦肉精的地下工厂,厂主干了几年就赚了上千万,已“金盆洗手”。现在的药来自那里,他也不清楚。

  今年三四月份,秦皇岛市开展瘦肉精严打活动,一名副市长在调度会上称,经过“暗访”,个别养殖户使用瘦肉精现象有所抬头。瘦肉精络已转入地下,使用范围已从猪扩展到牛羊。

  昌黎县畜牧局动物产品安全办公室主任高运芳说,严打瘦肉精数月,目前未找到销售和生产瘦肉精的线索。他担心瘦肉精的来源,是在人用药的流通环节。

  卢龙县药监局副局长田志永说,卢龙县几个医疗机构、药店早已禁销此类药品。药监部门之前曾接到过举报线索,但到药店检查未发现问题。

  链条上的“绑架者”

  “问题是,别人喂你不喂,你的羊就卖不出去。”养殖户孙国忠说

  养羊户孙国忠说,他越来越觉得,“瘦肉精”这颗雷,早晚会炸,随时都会危及身家性命。

  他说,养殖户投资太大,每一次存栏几乎都动用大半积蓄,一旦被查到有问题,伤筋动骨不说,还可能坐牢。

  孙国忠认为,他们这些养羊户,其实遭到了经纪人和收羊人的“绑架”,很难摆脱瘦肉精了。

  孙国忠算过账,喂了瘦肉精的羊每斤能多卖一两毛钱,也就是每只羊多赚10至20元,养一百只羊,花三四百元买瘦肉精,差不多能多换取一两千元。

  养羊户称,一只100斤的羊,喂了瘦肉精,能多出4至5斤瘦肉。大头的钱,被买羊人赚走。

  孙国忠承认当初喂瘦肉精是心甘情愿的。他说,在五六年前,每栏羊多收入一两千元,不是小数目。

  曾有一段时间,药店里买不到瘦肉精药片时,收羊人曾主动向农户提供。“要的量少的话,有时候白给。”

  孙国忠说,五六年前基本没人管,就算上面有人查,也会有人透风。到后来人们知道,这种药的动物残留,对身体有害。

  “但问题是,别人喂你不喂,你的羊就卖不出去。”孙国忠说。

  也有的养羊户认为喂瘦肉精是“双赢”,自己赚钱,收羊人也赚。出了什么事,经纪人能出面摆平。

  并且,这两年养殖户的收益水涨船高,每栏羊从五六千,涨到了目前的一万多元。

  “喂不喂瘦肉精,受影响最大的是羊贩子,不是我们。”孙国忠说,收羊人要承担买羊的钱和运费,出栏时一车羊要向畜牧局交两三百元,还要支付经纪人两三百元服务费。这些钱统统折合到羊身上。

  昌黎县西张村的张民说,现在西张村很多养羊户不再喂瘦肉精了,价钱并没下降多少,“收羊人也能接受”。

  他认为,如果严打能持续下去,对养羊户是有利的。

  地方的严打行动

  目前,打击瘦肉精的标语随处可见。一农民感觉,“这次来真的了”

  打击“瘦肉精”,目前是一场全国性行动。

  今年央视3·15晚会曝光双汇“瘦肉精”事件后,4月18日,国务院食品安全办下发《“瘦肉精”专项整治方案》的通知,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为期1年的专项整治行动。

  昌黎县畜牧局局长助理赵伟称,早在3月16日,局领导就被紧急通知到市里开会,回来后就部署了打击方案。秦皇岛市也组织了6个巡查组,不定期下乡抽检。

  秦皇岛市农业局调研员张华的办公桌上,一份要求打击瘦肉精的通知,以内部明电形式下发,级别“特急”。

  目前,在蛤泊乡的各个路口、养羊集中区,关于打击瘦肉精的标语随处可见。

  养羊户孙田说,最近几个月,家里总会有人突然造访,进羊圈检查。

  一名跑出租的三轮车主说,专项行动开始后,他在畜牧局上班的弟弟曾每天吃住在屠宰场,住了一个月,天天盯着。

  张民说,以前也有人查瘦肉精,不过总会有人提前透风,因为“查出来都不好看”。他感觉,“这次是来真的了”。

  在整治行动中,张民被要求签了保证书,在禁止使用瘦肉精的条款下签了字。卖羊时,他收到了一张“溯源单”,另一张“溯源单”跟着羊走。这是专项整治方案的要求。“这是羊的身份证,走到那里出了问题,都能找到源头”。

  昌黎县畜牧局一份总结称,截至8月1日,昌黎县出动执法、技术人员12200余人次,车辆2300余台次。查处瘦肉精检测为阳性的案件2起,涉及肉羊365只,其中包括韩立荣家的220只羊。

  对于另一案件,畜牧局局长助理赵伟说,羊的主人目前在逃。

  对于瘦肉精的打击,涉及了多个部门。河北省政法委5月31日下发一份通知,开展为期5个月的打击危害食品安全犯罪的“飓风行动”,“从重从快严厉打击”。文件要求今年6月至10月,“全省每月都要至少判处几件危害食品安全的犯罪案件”。

  7月29日,村民韩立荣被昌黎县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5年。

  西张村的张民说,严打之下,养羊户不敢喂药了。

  待建立长效机制

  执法人员提出,现行法律有缺位,例如对于经纪人几乎没有约束

  8月5日,昌黎县畜牧局动物产品安全办主任高运芳称,严打以来,昌黎县全局上下抽调大批人手,全天候巡逻。以至于一些日常事务来不及处理。县政府拨款80万元,光买试纸就花去60万。

  秦皇岛市农业局副调研员张华说,在整个打击瘦肉精链条中,目前是分段管理,农牧、工商、质检、药监等多部门。他认为交叉管理点过多,不利于提高打击效率。

  高运芳称,在收购、贩运环节没有明确的法规。目前,几乎没有对经纪人的约束,存在法律缺位。据其了解,河北正在对此制定文件。

  卢龙县一不愿具名的部门负责人称,打击瘦肉精存在的问题,相当一部分是执法部门是否能严格执法,“执法不严,政策再好也没有用”。在一些基层管理单位,人情关系、监管腐败问题是最应提防的。

  秦皇岛市一名市领导的发言中,也曾提到有部门在管理上,存在执法不严的问题。

  8月5日,经纪人顾小曾的两个不停来电,对收羊者买羊的需求,他应接不暇。

  他说,他目前可以每天为收羊人找到一两千只喂过药的羊。即便是在严打之下,他也能保证把羊运出卢龙,“这个不用你操心”。

  进入8月,蛤泊当地传出“管得松了”的消息。

  8月7日,根据自己村里的情况,孙国忠判断,现在使用瘦肉精的养羊户又恢复到三到五成。

  考虑到“上面没关系”,眼看着羊要出栏了,要不要接着给羊喂“瘦肉精”令孙国忠和妻子左右为难。

  (注:文中部分养羊户、经纪人为化名)本报 孟祥超 河北报道

电商
旅游快讯
星座情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