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理信息网 > 育儿

香港人大陆人到底谁先疯

发布时间:2019-10-09 23:18:06

  香港人大陆人,到底谁先疯?

  近些年北上的香港导演里,尔冬升是一个奇特的存在,他稳定地输出中等制作的类型片,水准处于“不惊喜,但也不失望”的档次。尔冬升正在成为一种华语片子人的示范,他们坚守类型片的制作措施,扎实、稳健、不浮躁,是一个健康市场里理所当然的中流砥柱。

  《暴疯语》是尔冬升监制,导演则是新人李光耀,这是一部样本式的惊悚类型片。在影片的前半段,影院里的尖叫声此起彼伏,傲娇的恐怖片不雅众们自然不屑新导演一惊一乍的老手段,但“廉价、有效”却正是类型片胜利的不二法宝。在我看来,《暴疯语》是异常范例的香港片子,它遵循类型片的基础措施,制作扎实,致力于营造视觉(或剧作)的惊奇后果。至于“消失的鲍起静”,也只是屈服于港片奇不雅第一故事第二的模式而已。

  在悬疑烧脑的鼓吹之下,《暴疯语》成为了未便于评论的片子,原因是它的妙处只有你本身去看能力体会,故事曲折的评论很难绕开剧透的危险。正因此,我更有兴趣聊另一个议题,等于香港片子中港人与陆客的关系。

  大陆与香港的关系,历来是香港片子的一种亚类型存在。大陆人的形象在香港片子里,曾经最多是“乡下土包子”,好比那批大陆老表到香港的喜剧片。在闰土式的嘲笑之外,香港片子中的大陆人,有另一种奇特的存在,等于野蛮暴力的侵犯者。

  回归暗影之于香港,若干有一种季世情滚存在。在《省港旗兵》里,大陆人是崇尚暴力的野蛮人。在《恐怖鸡》里,大陆冷血杀手直接替代了香港人的身份。在《目露凶光》里,刘青云扮演的疯子马文信,在香港经济衰败的大配景下走入绝境。在影片的结尾,马文信走在满是石碑的坟场里,仓皇观望,不知所归,只能沉浸在“愿此刻永留”的怀旧中不能自拔。

  在近些年的香港片子里,你很难再看到直白的、高屋建瓴的港人优越感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自我扑灭的戾气。小孩子闹脾气,有一招便是滚地上自辱自毁。在片子里,香港片子人开始频繁地炸毁香港地标,在片子外,香港的愤青们走上街头,重演了频频发生在大陆的热血蠢事。

  在《暴疯语》里香港人和大陆人都疯了,你很难不品出导演戾气颇重的暗示。如今的陆港关系,三不五时都邑被野蛮暴力的变乱激活,早前大陆男童的一泡尿,把血浓于水冲了个清洁,再到背叛客大游行,以及嘴炮党们抵制香港……这就像是一场比比看谁会先疯失落的比赛。在影片中,香港人刘青云质问大陆人黄晓明:我们两个人,到底谁有病?很难不让人多想。

  当然了,你可以把这一切当做过度解读,但在我看来,李光耀在《暴疯语》里,重启了一个古旧但又新鲜的话题,而且压抑的氛围与现实一一对应。至于结论,人人都有病,没人得善终。

大数据
设计观点
环保家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