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理信息网 > 历史

镜天传 049 七星聚阳阵

发布时间:2019-10-12 22:38:02

镜天传 049 七星聚阳阵

王慎使完衡山飞岫之后紧接着便是一招北岳藏幽,手中桃木棍一改攻势,转为藏守之势,如毒蛇盘阵,吞吐不发,逼得那朱衣男子一时间不敢贸然出手。

这时候,甘心和道明也趁机再度动手,他们不再布置阵法围困,而是各自将手中玄黄旗化作道道一气两仪箭,配合王慎不断往那朱衣男子激射而去。

轮番的攻势加上王慎手中的桃木棍,朱衣男子一时间再度陷入手忙脚乱的境地,而这时候

,一直藏在三人身后的道清终于擦去满头汗水,定了定心神,对着三人喊道:“你们速退!”

听得吩咐,甘心手中玄黄旗尽数射出,王慎趁机抽身而退,就在他前脚刚退走,道清祭出的七杆玄黄旗就悄然悬在了朱衣男子头顶之上。

“七星聚阳阵,起!”

随着道清手中道诀不断变换,王慎察觉到自己周围的天地灵气都如疯了一般往那七面小旗子上聚拢而去,无数的天地灵气从四面八方狂卷而来,竟在朱衣男子头顶凝成七个大小不一的灵气漩涡,每一个漩涡都发散着一股惊天动地的恐怖气息。

七个漩涡形成以后,直接落下环绕在朱衣男子周围,各自以独特的轨迹在他四周盘旋着,彼此之间却又隐隐存在着呼应和联系。

“万法真灵,天地元阳,聚!”

道清口中道咒再度响起,七个凝聚在玄黄旗上的灵气漩涡猛然一震,竟是绕着朱衣男子更加剧烈地旋转起来,同时,天地间一股纯阳灵气轰然落下,砸在了朱衣男子身上。

这七星聚阳阵比起四灵和五行之阵可是要复杂很多,乃是用阵法凝聚周遭天地真阳灵气,用来对付这些阴煞鬼物最是厉害不过,在青羊宫中,唯有修为臻至大周天境界才能使出。不过道清乃是掌门弟子,之前在山上便得到掌门指点,以中周天之境尝试着布置阵法,虽然较为勉强,但好歹也能使出其中七八成威力来。

此刻朱衣男子受到天地真阳灵气正面一击,浑身阴煞之气顿时被击散了一大片,忍不住就发出一声凄厉惨嚎。眼见着第二股真阳灵气开始凝聚,朱衣男子知道自己这一劫难逃,面上终于露出几分狰狞神色来,盯着四人狠狠说道:“想收我,你们四个也得陪葬!”

接着,只见他张嘴吐出一枚血红色的珠子悬在身前,而就在这珠子出现的一瞬间,一直藏在王慎怀中的乌玉瓶竟是莫名一振,王慎眼睛一亮,紧紧盯着朱衣男子面前的那枚血色珠子,心中诧异道:莫非这还是一件了不得的宝贝?

不过不及王慎细想,朱衣男子居然直接抓住血色珠子猛然往自己脚下地面砸去。

“啪!”

珠子砸落在地发出一声脆响,但却并未破碎,也不见丝毫弹起,而是紧紧贴在了地面上,紧接着,众人脚下突然传来一阵剧烈震动,好似地底有什么东西正在不断窜动着。

“不好,这厮在凝聚此地阴煞之气!”

道清察觉到足下天地灵气异常,急忙催动七星聚阳阵,欲将那朱衣男子剿杀当场,但那朱衣男子足下的血色珠子此时已经吸纳了不少地煞阴气,周围发散出一片蒙蒙红光将其护在内中。而察觉到身边气机变化的朱衣男子,眼中更是闪过狠厉之色,再度张嘴喷出一口阴煞之气在那血珠之上,催动珠子加速吸纳地煞阴气来抵挡这七星聚阳阵。

眼见着血珠凝聚的地煞阴气越来越浓,道清面上闪过几分焦急之色,而道明和甘心也只能在一旁干瞪眼,这七星聚阳阵还不是他们目前的修为可以接触的,此时也不敢胡乱出手帮忙,生怕影响了阵法运行反而帮了倒忙。

“我定要将你们四个挫骨扬灰,拘魂锁魄来弥补我这几百年修为!”

朱衣男子催动这血珠迎敌竟需要消耗自己数百年修为,难怪此时俨然胜券在握,看向四人的眼神中带着几分怨恨和一丝痛快。

然而并不是所有事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就好像王慎手中的那根桃木棍,以及接下来王慎给他带来的一切。

“天地玄黄,万灵伏藏,急急如律令,镇!”

一声轻喝自旁地里骤然响起,紧接着那朱衣男子就觉体内三魂陡然一紧,一阵尖锐如刺的剧烈疼痛自他识海之中突然出现,还未等他回过神来怎么回事,就听得识海之中传来无数嗡嗡之声,好似万千蚊虫在一瞬间冲入到了他的脑袋之中肆意啃咬着。

然后,就见那朱衣男子双眼圆瞪,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足下血珠失去了他的催动,上面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地煞阴气也开始逐渐流逝。

施展完镇灵术的王慎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他刚才对付的乃是一只顶级鬼凶,耗尽了自己所有心神念力才勉强将其镇住。

察觉到场间异样的道清惊愕地张大了嘴,不过比起道明和甘心,他的心性更为坚韧一些,愣了没一会后便很快反应过来,狠狠咬破舌尖喷出一口精血洒在那七星阵上,全力催动阵术,一道又一道的天地纯阳灵气好似利剑一般接二连三地落在了朱衣男子身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道清筋疲力尽,萎靡不堪地瘫坐在地上,众人周遭那片猛烈窜动的天地灵气才渐渐平静下来,七杆玄黄旗失去了天地灵气的支持,摇摇晃晃飞回到了道清身边散落一地。

而再看场间,哪里还有朱衣男子的身影存在,在连续的天地真阳冲刷之下,他这一身阴煞鬼气早就消散殆尽,只留下最后一丝生前的怨念窜入那枚血珠之中。

原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血珠受到怨念催动,直接飞射逃离,甘心和道明两人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就不见了其踪影,不过就在那血珠逃离的同一时间,王慎怀中也飞出一道乌光紧追而去。

“想不到王兄身上竟然有如此多的秘密。”

甘心走上前来,似笑非笑地看着王慎。

王慎被她看得心里有些慌张,心下暗恼小白太急功近利,居然当着这么多人面去追那血珠,不过还好她躲在乌玉瓶中,连王慎用镇灵术都看不透瓶中情况,想来道清三人应该也不会想到这瓶子里居然还藏着一个女鬼。

“甘小姐说笑了,若非道清道长的阵术玄妙,我哪里还有命在这里和你说话。”

王慎苦笑着叹了口气,好不容易恢复了点力气后才从地上站了起来。

此时,一样虚弱无力的道清将目光往王慎身上投来,他知道方才若没有王慎的出手,自己的阵术根本奈何不了那枚血珠。只是,这人年纪轻轻,不但剑术了得,居然还会玄妙无比的道门法术,方才也不知他做了什么手段竟是让那占据上风的前朝鬼凶动弹不得。

甘心不置可否地对王慎点点头,虽然她嘴上没有追问,但那一双美目却时不时落在王慎身上,那模样,似是在审视一个不老实招待的犯人,巴不得从王慎身上再看出点什么秘密来。

济南糖尿病医院有哪些医生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收费
济南糖尿病医院导医台电话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地点
济南糖尿病医院咨询电话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